无人驾驶痛点之一是成本 平台开放还需行业认可

文章来源:网易汽车 点击数:26 发布时间:2017-07-28
7月27日,“未来交通峰会”在北京举行,大会立足于现实出行,聚焦于未来交通,未来出行平台、飞行汽车、无人驾驶、共享汽车、旅游出行等行业的全球顶尖企业和领导者共聚一堂,共同探讨未来交通和出行服务领域的前沿趋势。
无人驾驶痛点之一是成本 平台开放还需行业认可

7月27日,“未来交通峰会”在北京举行,大会立足于现实出行,聚焦于未来交通,未来出行平台、飞行汽车、无人驾驶、共享汽车、旅游出行等行业的全球顶尖企业和领导者共聚一堂,共同探讨未来交通和出行服务领域的前沿趋势。

未来交通,奇点已至,出行行业基础设施逐渐完善,智能交通出行体系正在搭建,下一代交通工具已经横空出世,未来出行方式即将发生改变。

在未来交通峰会上,AeroMobil CEO Juraj Vaculik、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王劲、高德集团副总裁董振宁和主持人Pingwest品玩创始人骆轶航围绕“共享出行时代交通管理痛点和解法”进行了深入探讨。

骆轶航:第一个问题, Juraj  Vaculik为什么选择 “Flying  Car”?其他嘉宾如何看待“Flying  Car”和飞行汽车,自动驾驶系统,能够为飞行汽车做点什么事情?

Juraj Vaculik:飞行汽车能够整合所有不同的交通方案,可以取代大部分的汽车,基本上取代所有的汽车。客户和使用者需要整合飞机和汽车那么,就把这两个加起来,把飞行和地面交通整合起来,也就是飞行汽车。

董振宁:高德实际上是在提供基础设施服务,高德所积累的数据能力和技术能力随着交通工具进展,本身也在不断迭代和进化。高精地图技术和高精定位技术已经成为无人驾驶技术的基础,也将为未来无人飞行汽车做出贡献。

骆轶航:现在无人驾驶或者自动驾驶领域,软件层面、操作系统层面是非常割裂的。现在一些公司,想做自动驾驶开放平台,把自动驾驶资源开放给别人,我们非常公允的去看,这个事情本身能不能做到?自动驾驶操作系统会是通用的操作系统,还是相对一对一的操作系统?

王劲:很有挑战的话题,但“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它够成了路”。今天什么样的系统会成为标准?关键是看它是不是得到社会承认。今天很多系统也会把自己开放出来,开放跟开源不一样,当它开放以后,它就逐渐成为实际上的标准。所以,关键看系统是否做的足够安全,在无人驾驶产业上,是否能引导整个产业的足够健康和强壮。第三,在商业模式上能得到民众足够大的支持,大家就都来用。不管是不是开源,都会成为真正标准。

骆轶航:如何看待飞行汽车接入自动驾驶或者操作系统的可能行?飞行汽车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做到无人驾驶吗?

Juraj  Vaculik:我非常赞同,首先最终的结果要看受众是否接受。从A到B这固定点行程,充分利用无人驾驶,通过计算机测算也能够进行非常好的控制。无论是从地面,还是从天空而言,现在我们在这个领域,也和其他自动驾驶系统公司进行合作,我想这能够使自动飞行汽车更为安全。

骆轶航:如何看待无人驾驶和自动驾驶,高德做过哪些准备?

董振宁:我本人对无人驾驶持乐观,但是还应相对谨慎一点,尤其在中国,不是在全世界。高精地图为智能驾驶已经做了很多工作,重要的是两个核心能力,一个是地图数据,包括高精地图数据和动态内容能力,因为智能驾驶除了到每个车道级的地图数据,还要有路上的事件和所有的动态施工信息。

高德未来还会提供新的能力,就是高精定位的能力,提供一米以下的定位能力,直接定位到车道,目前再和很多车厂进行相关技术的验证,为未来出行方式提供基础设施。

骆轶航:关于交通拥堵和整个城市治理、环境治理和交通拥堵问题,我们能做些什么?

王劲:汽车使用效率,一辆私家车使用效率是6%,94%时间停在车库里,占用了城市道路路面。一座城市里,24%路面面积是用来停车的。当无人驾驶的时代来的时候,尤其有了智能出行,有高德地图大数据支持,能够预测到比如某个小区,在几点几分大概有多少需求,就可以做到汽车智能调动。

同时,小区建了很多停车库,这是对城市资源、地面资源的巨大浪费。有了智能交通系统进行对接,整个道路网通行效率也会大幅度提升。这样整个交通效率就会大幅度的提升,交通拥堵就会大幅度下降。

董振宁:另外一个还在云端演进,整个城市的交通管理和调度在不断演进和进化,这两种技术还是在端的技术上的进步。对于飞行汽车,好处是不占路权,但是一样也消耗资源,消耗的是空中的交通资源。对于无人驾驶最大的好处是安全,它可以解决地面的路权和拥堵的问题,解决城市拥堵问题,不能从单一的一个维度,我们必须是两个维度一块看,还有我们的大脑要不断的进化。

骆轶航:关于成本问题,新计划,新技术和出行方式,将以什么样的代价和成本接受它?

王劲:现在L4,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最昂贵的部件叫激光雷达,全世界只有两个公司能够成规模的量产激光雷达,即64线以上高密度的激光雷达。另外一个公司就是Google,也能生产64线激光雷达。今年年初报道表示,当大规模量产的时候,十万颗、百万颗的时候,64线激光雷达大概成本在500美金左右, 可以做到500美金成本,就是量产的时候。

Juraj  Vaculik:规模经济是可以降低成本,尤其做创新企业。同时,作为一些创新企业,打造新的创新交通模式,肯定要为终端用户考虑。要做飞行汽车,要考虑到经济效益。飞行汽车成本就是只有燃油和停车费用。

骆轶航:对未来无人驾驶,或者飞行汽车,或者更好的导航系统,更好的动态数据人工智能预测系统,我们对自己有什么样的要求?第二,对数据平台、平台供应方,对导航系统,有什么样的期待?

董振宁:高德要对不断的未来的出行工具进行洞察,一旦它变成公共服务的形式,要迅速把它接入到平台中。AeroMobilCEO讲演的时候,他在说,从起点到终点,他希望用一个工具就满足全部需求。我们目前一直在为我们的用户提供这种一站式的服务,但是我们用户是需要更多的个性化的服务。更关键的一点,就是城市大脑在进行进化,系统就有最准确的数据。一个城市, 80%以上出行都接入云端大脑,我们就可以在云端对每个客户的出行经过调度,同时还可以对整个社会交通管理系统进行优化,对公共出行交通系统进行优化,对交通设施系统进行优化,以及对公安干警的交通组织管理的系统进行优化。

Juraj  Vaculik:城市大脑概念确实能帮助城市发展更加优化。城市在不断的变革,每次有新的交通工具,可以有新的规划。

骆轶航:三位都提到平台系统对城市设计、智能出行提供更多的支持。今天谈到,第一出行工具怎么进化,怎么有突破性的颠覆和进化。第二,智能出行背后的平台,我们本身怎么实现数据进化,功能进化,服务功能进化和维度进化,谢谢三位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