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向钱潮(上海)汽车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蔡旭东先生致辞

点击数:31 发布时间:2017-12-05
2017年11月30日,2017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拉开帷幕。本届论坛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下,由中国机械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机国际”)、法兰克福展览(上海)有限公司、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后市场委员会共同主办。
万向钱潮(上海)汽车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蔡旭东先生致辞

万向钱潮(上海)汽车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蔡旭东先生致辞

谢谢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业内的专家,上午好。主办方出了一个题目,零部件的升级创新,我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代表民营上市公司,到这里发表一下我的想法。当然,主要是个人的看法,不代表公司的观点。
 

  我个人情况是这样,我曾经在汽车行业做过二十五年,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行业里做,服务过好几家公司。刚才说的德尔福其实是我上一个东家,我在这个公司做了十三年,做中国第一批的底盘工程师。后来有机会在万向做,万向是最大的零部件公司,一个供应商。当时董事局主席鲁冠球先生给了我们团队一亿人民币,这是一个创新的做法,怎么在国内的零部件公司里面能够引进国际化人才,能够做成一个新的公司。
 

  我这一块不是海归也不是土鳖,我是草根,代表草根来讲一下自己的体会。在零部件创新和改造中,我们有很多失败的经验,也有成功的模式,今天分享一下。我们目前在上海南汇,当时是万向投了一个亿人民币,是做汽车底盘零部件的一个安。吉利汽车也是我们的客户。
   

稍微谈一下企业转型升级的理解。我感觉这个事情应该有个生态的概念,我们作为企业,转型升级的主体,我们是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们是一个小微企业还是一个一亿销售或者十亿销售的公司,或者是一个体量非常大的,像阿里巴巴,像腾讯一样的巨无霸公司。不同的公司在企业的转型升级当中,其实是承担了不同的角色和任务。
   

其实我们所有的企业都对中国这个汽车零部件的产业发展负有共同的但是是区别的责任。共同的责任就是说我们一定要有梦想,不断的往上走。所谓的区别的责任就是您的不同企业的规模,能够拿出来的资源,所涉及的领域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这当中,每个企业每个创新的主体,可能要有不同的想法、思路,才能把这个工作做好。
   

其实大量的企业都是在上面那个三角形,怀揣着改变世界的梦想,一起去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现在我看到电动车行业,好几十家,上百家的企业,吸引了风投,从汽车行业里面跳出来,做一个全新的发展。但是这个体量,从汽车的主机厂来看还是很小的体量,大量的企业在做这个工作。零部件企业,我的想法也是大量的企业在做转型升级的创造。
   

那么我们在这里,万向上海经过了七年的发展,我们已经达到了十亿级的规模,一亿多美金的情况。是从零开始买土地建厂房,这样的基础上的发展经验,把其中一些痛苦的经验和成功的喜悦跟大家讲一下。
   

我毕业以后到现在做的一直是企业零部件的研发工作,主要从R&D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新的角度,我个人的观点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情,你只要做一件事情要做好,你花的事情是没有办法的,一定要这样做。你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赛车手,可能要花一万小时,这个时间是无法取代的,你必须花这个力气在里面。作为一个零部件企业去发展,这个零件能够为主机厂配套,为市场接受,里面花的公费也是非常多的。这个时间、精力跟资源是无法取代的。
   

但是作为零部件企业有没有可能花比较小的代价把这个事情做成,有人说是可以弯道超车,也就是说你前期花很大的精力,你可能只有很小的收获。一旦有所突破,就可以很快的成长。但是要做得很好,你要做很大的工作措施得到一点的收获。这是我对学习曲线的一点感受。
   

现在是这样,一个民营企业如果要弯道超车,当然万向本身是比较大的,但是在国内,万向钱潮只是一个传统零部件公司。当时董事局就说,是不是能够弯道超车,在比较高的点上投入一个企业做这个事情,把资源整合起来。当时给了一个亿人民币,把这个事情做起来。能不能在汽车传统零部件上做一点突破,事实证明我们是突破了。为什么是这样?是因为这个点,这个市场上不缺钱,也有客户,但是你需要那些人。而这些人过去做过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使得你在做企业的时候有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曲线。
   

举一个例子,我的一个同事,为了做一个实验,点一下鼠标发一个订单,就是七十万美金,把这个台架做起来。工程师做这个事情,犯过很多的错误,这个错误的累积使得你有新的想法,最后走到新的道路上去。曾经有一个说法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其实我的想法是,一百条道路里面可能有九十九条是同向死路,只有一条通向彼岸。研发是不断试错的过程,不断的试错不断的有问题,最后做到一个新的方向。
   

所以在这个学习曲线的点,每个点都是分杈点,每一个点都是发散的点。如果你运气好,你在比较高的一点上去做,过去这么多前人,不仅是这个公司的,还有这个行业的,在这个技术方向上投入了巨额的资金和人力资本,和一些实践,然后你有一个起点去做。但是也有一些公司,我也很佩服,我也很崇拜乔布斯那些特别厉害的,像马斯克,做一些颠覆行业的事情。他们做的方向可能是完全的零点,但是这个零点,这些人,这些资本,这些社会环境,是不是能容许他不断的犯错误,然后从失败走向胜利。每一个企业,刚才讲的那个倒三角形里面,你所处的位置,你所拥有的那个梦想,你的最终方向,大家自己去掂量,然后看怎么把这个事情做起来。
   

我觉得可能还要从脚踏实地的角度,怎么能在中国的汽车零部件行业活下来,把它做下去。
 

  还有一点我的理解就是关于你怎么去做。我这一块只是一个例子,我们做了七年,我们的策略是说,首先要活下来。但是当时做的时候,实际上没这么想,因为拿了钱,觉得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钱,就觉得可以烧,每天烧十五万。实际上我们做了很多产品方向,其中一个产品方向,为什么不做ABS?博世过去也是,现在目前仍然是汽车ESB、ABS控制的巨无霸。为什么不能做?我们就做,去美国找找人,我们后来聘了博世的北美的副总裁,雇了一些人去做。产品做出来了,对标博世的产品,对标各方面都是ok,设计完全是不一样的,完全是自己的idea。但是出了一个问题,采购。这个国际公司,几千万个零件,大量的成本全部平摊掉,零部件的成本非常低。
   

中国企业的困难在哪里,有雄心壮志有钱,客户也需要,但是真真的在一个市场,本地化来做的话,真的是四面楚歌。怎么活下去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实际上就是浪费了一个亿人民币,资本金都少完了,最后不得不砍掉团队,原来是兄弟们招过来的,最后兄弟们对不起,做不下去了。
   

我们还是有一些自己的坚持,虽然这个产品做不好,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产品生命周期出了问题。这个产品出来以后,已经到了产品的逐渐往下走的这个阶段。这样一个情况下去投资开发一个新的东西,试图把它作为产业升级的支点,也可能不是太合适。因为你一出来节就摧毁了。
   

这是一个血淋淋的曲线,怎么办?我们后来做了一个制动器,可以替代驻车的那个东西。在中国其实是TRW这些公司,国际公司,还是做得非常好。但是国内公司是做不好。我们就把它做好,两百多万支的卡钳。
   

这里面,对我们一个零部件升级企业来看,什么是你下一个支点?教科书告诉我们,要尽快的在这个阶段做这个事情。想来想去,我们就做这个,已经做出来了,电子自动卡钳,我们已经有量产的客户。我们的合作伙伴是博世,我们的软件是写在博世的ESP里面,通过这样一个合作做起来。
   

然后产品线的选择,用什么样的产品线才能达到企业转型升级的目的。我们是什么样的市场,为自主品牌中高端服务的市场。今天秘书长讲我们自主品牌的占比在不断的提高,这对我们零部件企业是非常好的消息,只有零部件企业真正支持国内的零部件的一些公司,主机厂,我真的是要向他们鞠躬感谢,因为只有他们才真正的把中国零部件培育起来。在日本,其实很清楚,日本的丰田就拼命的让博世讲清楚,我给你30%的份额,你把所有的产品讲清楚。不断的挤毛巾,挤牙膏,不断的吸收,日本的企业就发展起来。我们的主机厂和零部件是不是能达到这样的角度,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有人告诉我国,咱们的邻居是这么干的。我这里也呼吁,除了政府支持之外,主机厂也能对自主零部件企业多一些关照,先鞠一个躬。
   

然后把我们的目标市场定位好,我们作为一个零部件厂能提供什么?就是非常好的战略,我一定是定在全球性公司的痛点上,这些公司非常优秀,引领着业务的发展。这里面有一点,就是全球化的这个结构,你有这么多工厂,这么多的采购人员这么多的研发,这样我们就能定到一个比较难的点,让国内的主机厂能够享受到同样的一个性能下的性价比优势,也使国内的主机厂能够发展。
   

谈了定价机制,就是一个激励机制。我们要协作起来,从零开始,现在是一亿多美金的销售,五千多万利润,不应该讲利润。实际上这是万向百分之一百控股的企业,当时我们浪费了一亿人民币,原来的条件不存在了。总公司也有一个想法,运用全球资源在一个非常好的产品的点上,在一个非常好的增长率的这样一个点上,做出一个非常好的产品。只要你做出来,您所在的行业里面的产业升级就做好了。我相信,这个屋子以外的,今天这么多展会里面这么多辛辛苦苦的人,在展台上的,他们的梦想就在这里,我相信他们是能够成功的。
   

所谓的进口替代,回到我怎么做的,进口替代。那些大的国际公司在中国做的话,的确已经是中国企业了,这很正常,他把钱都拿过来。但是有一点,它的R&D如果还在国外,那是不能看成是真正的中国企业。这里面就是说,我们能做的事情,如果这些企业不在中国搞R&D,那我们就搞R&D,来做真正意义上的进口替代。能够在中国的土地上有一个很好的R&D公司做出来,很好的制造厂做出来。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进口替代,抱住主机厂的大腿,然后把应该做的事情做起来。
   

你可以定位你是一个跟随者、挑战者还是领先者,我现在只是跟随者,制动领域很多的发展方向,有得好做了,我们还是继续把它做下去。
 

  我们有产品线,制动体系,我们有一个成熟的研发体系。作为结束语,希望我们的公司产品能够做到世界级的技术和质量,但是能给本土的客户带来本土化成本的服务。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