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ADAS企业异军突起,博世“本土化”开发遭威胁?

文章来源:亿欧 点击数:19 发布时间:2018-12-29
近年来,随着汽车行业飞速的发展,我们一直期盼着自动驾驶时代的到来,ADAS作为传统汽车向智能汽车升级的过渡技术,需求也随着智能汽车市场扩大而迅速增长,让这项原本局限在高端市场的系统走向中端市场。
华东ADAS企业异军突起,博世“本土化”开发遭威胁?

近年来,随着汽车行业飞速的发展,我们一直期盼着自动驾驶时代的到来,ADAS作为传统汽车向智能汽车升级的过渡技术,需求也随着智能汽车市场扩大而迅速增长,让这项原本局限在高端市场的系统走向中端市场。

ADAS能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主要还是因为该技术能够利用各式各样的车载传感器,在汽车行驶过程中随时感应周围环境,收集数据,进行静态、动态物体的辨识、侦测与追踪,并结合导航仪地图数据,进行系统的运算与分析,从而预先让驾驶者察觉到可能发生的危险,有效的辅助驾驶员规避危险,降低交通事故率。

据此,记者汽车梳理了华东地区的32家ADAS提供商,并从多个维度进行盘点,供行业人士参考。

华东地区初创企业异军突起,不乏“博世”大牛

从表格中信息不难发现,在地区分布上各企业相对集中,32家公司中有11家在上海,9家在江苏,9家在浙江,2家在安徽,1家在福建,由此亿欧汽车认为,目前华东地区的ADAS供应商主要盘踞在江浙沪地区。除了这里聚集了大批优质的汽车主机厂以及零部件厂商之外,总部设立在上海的博世,也是吸引大批追随者的原因之一。

在上述初创企业中,安智汽车和知行科技的创始人均出身于博世。知行科技的创始人宋阳曾是博世中国智能驾驶研发部创始人、原KSS主动安全中国区总经理。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罗红以及CTO卢玉坤都有博世从业经验;此外,安智汽车创始人郭健早年曾是德国博世雷达系统中国区功能负责人,开发了吉利博瑞、长城CHB041项目。

郭健曾在接受亿欧汽车专访时提到,ADAS“本土化”至关重要。ADAS技术对于安全驾驶的价值,郭健将其比作“在车上装了一个永远不会睡觉的舒马赫”。但是,德国”车王“来到中国后,会天然地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这就需要自主企业搭建一个“国产舒马赫”去协助驾驶员开车。因此,赶在跨国Tier-1“本土化”之前,本土ADAS初创企业都想要抓住这段空窗期。

在政策指导方面,早在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了《推进“互联网+”便捷交通促进智能交通发展的实施方案》明确提出了大力发展车联网与自动驾驶等智能交通先进技术;今年1月5日,发改委又发布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公告,战略愿景明确提到 2020 年,智能汽车新车占比达到 50%,中高级别智能汽车实现市场化应用,重点区域示范运行取得成效。大家也都意识到自动驾驶已经成为全球汽车行业最重要的的核心技术趋势之一。

由此,通过上表信息也可以看到,除了华域汽车、奥腾电子和均胜电子这类上市公司成立早之外,华东地区大部分ADAS初创企业都是集中在2015-2018年期间成立。

 

应对“围剿”,博世在华“动作频频”

从资本角度来看,在32家企业中有27家都是2017-2018时间段拿到融资。今年五月,本土激光雷达厂商禾赛科技宣布完成由光速中国和百度领投的2.5亿元B轮融资;六月,纵目科技宣布完成C1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领投方为建发集团。初创企业近年来接连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发展势头正猛。这对博世“本土化”开发会构成威胁吗?

作为全球第一大汽车技术供应商,博世一直占据着汽车零部件市场的龙头地位,尤其在中国,博世自然也不会轻视这块肥沃的市场。据网上公开信息显示,博世已在中国投资建了70多家企业,其中10家合资企业,51家外商独资,另外10家控股企业在上海。另外博世也是ADAS系统主要供应商,具备传感器、处理器及执行机构的供应能力,能提供一整套的ADAS系统服务。

按道理来说,初创企业根本撼动不了博世的地位,也从未入过博世法眼。不过面对初创企业的“围剿“,博世“嗅”到了“杀气”,开始进行变革,在整体业务上博世正在向互联转型,尤其面对传统汽车行业向新能源、智能联网汽车转型,博世积极拥抱中国自主品牌,像蔚来、威马、小鹏汽车这些造车新势力,其中蔚来ES8的驾驶辅助系统、控制单元、传感器和智能化助力器iBooster等关键部件就是博世提供。

除了本土崛起的初创企业对博世构成压力,大陆、德尔福、Mobileye等Tier-1对华市场也都“虎视眈眈”,其中大陆除了人们熟知的“马牌”轮胎之外,ADAS业务也不逊色,也是博世强劲的竞争对手;其次,德尔福同样也是ADAS系统主要供应商,具备传感器、控制策略及执行机构的供应能力,能为客户提供一整套的ADAS系统服务。据网上信息显示,国内自主品牌中,长安、吉利等厂商都使用了该公司的ADAS系统。

与博世、大陆、福尔德等合作不同,以视觉感知技术闻名的以色列厂商Mobileye入华后,选择与全球最大的客车制造商宇通达成合作,近期又与上海锦山客运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究其原因主要是有相关政策指导,我国2017年交通部颁布的《营运客车安全技术条件》(“1094法规”)中明确规定,9米以上的营运客车要具备车道偏离预警(LDW)和前方碰撞预警功能(FCW)。相同道理,有政策的“保驾护航”,外加商用车开发周期短,商业落地速度较快,本土的初创企业像径卫视觉、Maxieye也都纷纷首选商用车企进行合作。

因此,博世在华的乘用车与商用车市场都遭遇到了不小的竞争压力。大陆、德尔福、Mobileye的直面碰撞,初创ADAS企业异军突起的“围剿”,都是博世“本土化”开发阶段摆在眼前的威胁。